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82|回复: 0

林黛玉:孤高自傲,目无下尘?

[复制链接]

30

主题

35

帖子

228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28
发表于 2021-2-2 07:21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 整个《红楼梦》前八十回,都是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在纠缠对弈。按理儿子的婚事,其母王夫人便可作定,何况她本就站队金玉良缘,甚至说她是金玉良缘论调的发起者也不为过。但作为荣国府最高当权者贾母,那么疼爱宝贝孙子宝玉,怎肯轻易授权儿媳,让她称心如意为宝玉娶其外甥女薛宝钗为未来的宝二奶奶?
       元妃曾在第十八回省亲当天,高度赞赏钗黛诗作 “终是薛林二妹之作与众不同。”之后赐赠物品时,钗黛及众姐妹也是一应相同。此时读者看到的是双方旗鼓相当。不过府里众人之心却各有所属,只是由于各种原因,都不作声。
        而王熙凤可谓贾母肚里的蛔虫,在第二十五回中,借茶事开林黛玉玩笑“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,怎么还不给我们家做媳妇?”贾府里处处隔墙有耳,何况大庭广众里如此张扬一说?估计不出一顿饭功夫,便会传至王夫人薛姨妈等人耳朵里。于是一番暗中操作,第二十八回里,端午节宫里赐下娘娘的节礼中,宝玉和薛宝钗的一样,林黛玉和其余姐妹的相同。一直心仪林黛玉的宝玉满腹狐疑,直喊错了错了,应该我和林妹妹的一样,怎么却和宝姐姐的一般无二?于是让林妹妹随便挑自己所得礼物,看上啥拿啥。不过心较比干多一窍的林妹妹才不会如此不知深浅,况且都是为了“自己的心”。
         期间,曾由贾母做主,为宝钗庆祝过十五岁生辰。照金玉良缘的鼓噪拥护者来想,该是提婚的时候了。但贾母却迟迟不动,有人着急了。于是,端午前夕清虚观打醮时,张道士搭车提亲:
      “前日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,今年十五岁了,生的倒也好个模样儿。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事了。若论这个小姐模样儿,聪明智慧,根基家当,倒也配的过。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,小道也不敢造次。等请了老太太的示下,才敢向人去说。”
        贾母不紧不慢回答道:
       上回有和尚说了,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,等再大一点儿再定罢。你可如今打听着,不管他根基富贵,只要模样好性格好就行。”


这是在说谁呢?对,在说外孙女黛玉!


天上掉下个林妹妹。林黛玉的模样没的说,看第一眼就扎根在了宝玉心里: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”;王熙凤拉着手迟迟不愿松开:“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,我今儿才算见了!况且这通身的气派,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,竟是个嫡亲的孙女,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。”贾母的嫡亲孙女们模样如何?皇妃都当上了,岂能有差?何况作者也告诉我们林黛玉“病如西子胜三分”。



接着我们就要考量林黛玉的性格了。她的性格可算“好”?可能很多人的回答都是否定的。尖酸刻薄,动不动就哭鼻子使性子,这样的性格连“好”的边儿都沾不上。可是我要告诉你,林黛玉的性格非常好。



作者曾在第五回薛家初来贾府时写道:



“宝钗行为豁达,随分从时,不比黛玉清高自许,目下无尘,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。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,亦多喜与宝钗去玩。”


作者在跟我们玩“假作真时真亦假”套路。真不能根据字面意思就下结论说黛玉性格不行、人缘不好。我们有证据可以推翻这个错误结论。


第三十回里,宝黛二人因张道士说亲大闹了一次别扭,后来两人又自动和好。王熙凤说看到他们“对笑对诉,倒像‘黄鹰抓住了鹞子的脚’,两个都扣了环了。”薛宝钗心里就极不舒服。后来又被宝玉比作杨贵妃:



(宝钗)不由大怒,待要怎样,又不好怎样。回思了一回,脸红起来,便冷笑了两声,说道:“我倒像杨妃,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!”二人正说着,可巧小丫头靛儿因不见了扇子,和宝钗笑道:“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。好姑娘,赏我罢。”宝钗指他道:“你要仔细!我和你顽过,你再疑我。和你素日嘻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,你该问他们去。”


可见宝钗只是和靛儿这些丫头“顽过”,而林黛玉却是“素日”和丫鬟们“嬉皮笑脸”地玩着。当然这里 “机带双敲”,主要针对的是宝黛二人,但受话的人却是靛儿,可以坐实了林黛玉是经常与丫鬟们在一起玩耍的。



第二十六回里,小丫头佳蕙兴冲冲地告诉红玉:



“我好造化!才刚在院子里洗东西,宝玉叫往林姑娘那里送茶叶,花大姐姐交给我送去。可巧老太太那里给林姑娘送钱来,正分给他们的丫头们呢。见我去了,林姑娘就抓了两把给我,也不知多少。你替我收着。”便把手帕子打开,把钱倒了出来,红玉替他一五一十的数了收起。


从这段描述里我们知道的信息是:一、林黛玉乐于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快乐;二、人没有高低贵贱这份,只要遇见就可以分享;三、佳蕙所得钱数之多代表了林黛玉做事豁达大方,绝不抠抠索索、戚戚计较。


第四十五回,“孟光接了梁鸿案”之后的一个风雨之夜,孤病林黛玉临窗洒泪,感怀凄冷。蘅芜苑的一个婆子,打着伞提着灯,送了一大包上等燕窝来,还有一包子洁粉梅片雪花洋糖。



(婆子)说:“这比买的强。姑娘说了:姑娘先吃着,完了再送来。”黛玉道:“回去说‘费心’。”命他外头坐了吃茶。婆子笑道:“不吃茶了,我还有事呢。”黛玉笑道:“我也知道你们忙。如今天又凉,夜又长,越发该会个夜局,痛赌两场了。”婆子笑道:“不瞒姑娘说,今年我大沾光儿了。横竖每夜各处有几个上夜的人,误了更也不好,不如会个夜局,又坐了更,又解闷儿。今儿又是我的头家,如今园门关了,就该上场了。”黛玉听说笑道:“难为你。误了你发财,冒雨送来。”命人给他几百钱,打些酒吃,避避雨气。那婆子笑道:“又破费姑娘赏酒吃。”说着,磕了一个头,外面接了钱,打伞去了。


病中的林黛玉并没有“孤高自许”到拒绝帮助,不因自己的艰难处境而迁愁于人。与婆子的这段对话里,我们看到的是林黛玉的随和、感激、体贴、细心、大度以及亲和、接地气。婆子“又破费姑娘赏酒吃。”这句话中的“又”字,告诉了我们黛玉日常总是对别人温柔相待的。


现在,谁还要说林黛玉“孤高自傲,目下无尘”?



至于黛玉和众姐妹的交往相处、和宝钗、湘云、宝琴、凤姐、平儿、香菱、袭人等人的关系以及和潇湘馆里所有丫鬟嬷嬷的融洽和谐,这里再不必多加赘述。一个字:好!



知孙莫若其祖。贾母作为黛玉的外祖母兼监护人,对自己宝贝外孙女的了解、肯定和喜爱超过了任何人。所以她对张道士所叮咛的孙子宝玉择媳标椎“模样好性格好”,就是为黛玉量身定制的。林黛玉就是贾母心中孙媳妇的不二人选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