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23|回复: 0

尤老娘之死

[复制链接]

28

主题

33

帖子

216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16
发表于 2020-9-12 17:17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尤老娘,一个在《红楼梦》里,只小小露过三、四次脸的老人家。也不知道她的夫家本姓什么,只知道前夫死后,她带着两个女儿改嫁到了尤家,成了贾珍之妻尤氏的继母、贾珍之子贾蓉的老娘(外婆)。于是大家便称她为尤老娘,她的两个女儿就是尤二姐、尤三姐了。

从姐妹俩与贾蓉的年纪看,外甥贾蓉已经结过了两次婚,两个姨母却还没有出嫁,可知其母尤老娘的年纪不会比继女尤氏大很多,大约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。第二任丈夫也没有守住,亦先她而去,尤老娘就常带着两个女儿来继女家住住。
在第六十三到六十九回尤二姐、尤三姐之死的整个过程的描写中,关于王熙凤的惺惺作态、诡计多端、口蜜腹剑、借刀杀人、手段阴狠甚至贪财如命、日理万机、运筹调度轻便、翻云覆雨、视人命如草芥,还有宁国府“除过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,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”般龌龊肮脏等等,已表现的淋漓尽致,这里不再重复。但有一个很小的细节,如果不注意,很容易就被忽略掉了。

我们最后见到尤老娘,是在小女儿尤三姐被自己钟情的冷二郎柳湘莲悔亲时,愤然举剑自刎倒地而亡时:

“尤老一面嚎哭,一面又骂湘莲。”

之后却是贾琏偷娶尤二姐已经曝光,在凤姐捣鬼搞怪的导演下,二姐曾经的未婚夫张华状告贾琏,闹着非得要回尤二姐时,我们从凤姐学着张华之父的口吻里听到这样一句话:

“……亲家母死了…..”

尤老娘就这样几经他人之口轻轻地和我们挥手道别了。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死的,细细想来,应在小女儿自杀之后,大女儿进贾府之前。

她的价值观有问题。

如果说前夫病亡,为了两个女儿长大成人不得不改嫁,是情非得已,本无可厚非。之后后夫又亡,在哀叹其命运多舛的同时,我们对她常带两个未嫁之女住在继女家也并无指责。

毫无疑问,她两度婚姻所嫁之人并没有给予她富裕生活。第一次改嫁是为了女儿,后夫亡故之后,她自己也还有少半辈子需要养老。

可叹她在清楚不能依靠继女养老的情况下,竟寄希望于继女婿贾珍。对于他与自己两个小姨子不清不楚、不伦不类,她却视而不见,更甚者,对宁国府贾珍贾蓉父子俩和自己女儿们的聚麀之诮,她竟也略无指责,一任他们胡作非为。
女儿们很孝顺,明白母亲为了自己经历了两次婚姻之不易,更明确自己肩负为母养老送终之重任。

在初几次来宁国府继女家小住时,她原本没有靠两女儿美色奉养老年的想法,但随着纨绔女婿对两个年幼小姨子的挑逗勾引,她却糊涂了起来,不但未及时制止,更天真地认为,只要抱紧贾府女婿这条大腿,女儿们便终身有靠,自己也能老有所养。

可是如意算盘怎能由着自己随便拨弄?好比自己两次婚姻都遭遇不幸一样,许多事并非人力所能左右。正因为自己作为母亲,没有尽到教导职责,才导致了女儿的三观偏移,是非模糊。

所以当风闻大女儿和自己姐夫曾有首尾,豪门风流公子哥贾琏才会心生非分,想娶尤二姐为妾。在贾珍贾蓉父子两人的帮助下,终于另置房舍。偷娶了尤二姐藏在贾府外边。

“至初二日,先将尤老和三姐送入新房。尤老一看,……也十分齐备,母女二人已称了心……次日……那尤老见二姐身上头上焕然一新,不似在家模样,十分得意。”

可怜的尤老娘,自以为从此一家吃穿不愁,贾珍贾琏待自己母女必定优厚有加。岂不知灾难却离她们越来越近。

尤三姐是十足的辣妹子,对于他们父子兄弟玷污自己姐妹清白着实憎恨,她也实在不甘心依照母命去做贾珍姨娘。在作践嘲笑两个无耻姐夫之余,当闻得贾琏之妻王熙凤“是个极厉害的女人”时,曾信誓旦旦地要去“会会那凤奶奶去……若好取和便罢……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,再和那泼妇拼了这命……”

遗憾的是,还没有等到为姐姐大打出手,她自己却倒在了心上人的鸳鸯剑下。可怜痴情碎裂,芳魂暗淡,渺渺冥冥,不知那边去了。
情势骤变,对尤老娘的打击当是毁灭性的。她万不会料到会有如此灾难降临。

在心爱的小女儿血淋淋倒地而亡的刹那间,她一贯的价值观受到严正拷问:以色事他人,能得几时好?她的精神世界瞬间坍塌,再无生趣。在重新审度大女儿的婚姻状况时,想起贾琏仆人兴儿曾提醒过尤二姐:

“一辈子别见她(王熙凤)才好。嘴甜心苦,两面三刀;上头一脸笑,脚下使绊子;明是一盆火,暗是一把刀:都占全了,只怕三姨这张嘴还说她不过。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,哪里是她的对手!”

心怀无限的懊悔和失望以及对大女儿的深切担忧和不舍,尤老娘终于难敌日月风刀的锥心煎熬,迅疾先尤二姐而去了。

按道理,尤氏二姐妹本性善良,二姐单纯柔弱,三姐笃定刚烈,如果有一个认真端正的母亲言传身教正确引导,姐妹二人将不会与贾家父子兄弟有任何瓜葛。

尤二姐遵守先时婚约嫁与张华,尤三姐如愿嫁与柳湘莲。姐妹二人的日子虽然会清苦些,但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,以姐妹俩的聪明勤奋,奉养老母也不成问题。刘姥姥不就是住在穷女婿家的嘛,挺好的啊!用姥姥的话说就是,有多大的脸,就戴多大的帽子。

况且贾珍尤氏夫妻两也不会坐视不管,毕竟尤老对尤氏曾有养育之恩。怎会因为不堪流言而白白断送掉女儿们的终身幸福甚至性命,尤老娘自己老无所依,泪尽而亡,母女三人魂归乱葬岗?
不声不响的出场, 比起被她坑害了的两个女儿,可怜可悲的尤老娘,连死也死的悄无声息。

她轻轻地走了,一如她轻轻地来。

她让我们在悲叹封建制度的桎梏下,妇女地位实在是卑微的同时,又留给我们一段严肃的思考:为人父母,何以使人强?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